如何解决“入托难、入托贵、入托差”?上海这个区建了数据库

如何解决“入托难、入托贵、入托差”?上海这个区建了数据库
  据市妇联2018年的调查,上海有超过10万的2岁儿童需要托育服务,而上海市集办系统与民办系统合计招收幼儿数仅为1.4万名。在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,大量事业单位办的福利性托儿所被裁减。随着二孩出生带来的学前教育资源紧张,很多地方公立幼儿园也陆续取消原本针对两三岁儿童的“托班”,公办托育服务进一步萎缩。   “双职工”的育儿无奈,已成为上海许多家庭的一桩“心病”。   如何让0-3岁婴幼儿获得优质的看护?解决双职工夫妇的后顾之忧?   看看这里对托育难题有何举措   闵行区有常住人口253万人,其中0―3岁婴幼儿近6万。作为人口导入大区,大量青年在闵行落地生根,“带娃问题”成为他们日常生活中的一大焦虑。   问题何在   幼儿入托呈现供需不对等   闵行区教育局经过调研后发现,闵行的幼托缺口主要由三方面因素叠加造成:   生育高峰带来托育需求的快速增长,全面二孩政策开放、大量外来人口导入等因素,导致新生儿在这几年迅速增长。   制度缺位导致托育市场良莠不齐,各种形式的托育机构在潜在市场的刺激下纷纷开办,但部分机构缺乏办托资质,人员资质参差不齐,造成市场不规范。   入园高峰导致幼儿园无暇开设托班,为了应对入园高峰,幼儿园挖掘资源解决3-6岁幼儿入园问题,因此针对2-3岁幼儿的托班相对较少,且缺少适合托班幼儿的专项设施设备和丰富多元的情景活动场所,师资等也严重不足,造成了“入托难”“入托差”“入托贵”问题。   解决方案   四大举措保障“幼有善育”   为了让0-3岁幼儿群体“幼有善育”,闵行区教育局对准问题,通过四大举措加大优质托育服务的供给。   鼓励幼儿园开设托班   在挖掘幼儿园资源方面,闵行区教育局鼓励有条件的幼儿园开设托班,增加托班入园名额总量。   提供多样化托育支撑   在建设托育机构方面,闵行区教育局整体做好设点规划布局,保证每个街镇至少完成一个普惠性托育机构的建设,各类托育机构与托幼一体化在结构比例、收费层次方面有效互补,形成多元服务体系。 哆来咪红旗托育园 普惠性托育园 冠萃托育园 非营利性托育园   根据试点建设情况,闵行区江川路街道计划新开以上两家不同性质的托育园。   简化开办手续,给予政策优惠   同时,简化托育机构开办手续,由教育局牵头与委办局、街镇部门等协商建立托幼工作联席会议制度,助力托育机构的开办,并通过装修补助、房租补助等政策扶持普惠性托育机构的发展。   “互联网+托育”精准聚焦   此外,为全面了解全区3岁以下婴幼儿情况,闵行区教育局通过“闵行捷医”平台,利用“互联网+托育”,为0-3岁婴幼儿建立数据库,精准聚焦服务。   同时,开展家庭科学育儿上门指导活动,推进育儿讲堂、亲子早教进社区,让家庭“足不出户”就能享受科学育儿服务。   发展   托育名额已经有效增加   通过这四大举措,“托幼难、入托贵、入托差”问题的解决,有了阶段性的成果。   发展专业托育机构   颛桥常春藤托育园于今年3月正式开园,是一家由政府提供场地、硬件设施,委托专业托育机构进行日常运行管理的托育园。   不少家长表示,他们是双职工家庭,孩子未到进幼儿园的年龄,随便找家托幼机构又不大放心。而今,常春藤托育园极大缓解了他们对“带娃问题”的后顾之忧。   鼓励托幼一体化   与此同时,闵行还大力推进托幼一体化的幼儿园建设。华东师范大学闵行永德实验幼儿园就是其中之一。这里不仅为不同年龄段的孩子量身打造相应课程,对托班幼师的专业能力也提出了更高要求。   幼儿园的课程打破了学段,构筑了两到六岁的课程体系。在师资方面,更倾向于要求适合担当托班老师,因为年龄越小的孩子,对老师专业的要求越高。――园长王桃英   2019学年,闵行托幼一体化幼儿园从2018年的66所增至81所,共开设托班147个,入托学额从2018学年1980个增至2940个。目前全区17个托育机构可提供1000个托育名额。   进一步拓展普惠性托育资源   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开设上,闵行区教育局以普惠为导向,按照5:3:2(普惠性:非营利性:营利性)的比例对托育机构进行布局和申办审批。   全区17家已开办的托育机构中,1家为福利性、14家非营利性、2家营利性,普惠性机构占比87%。另有9家新设点布局托育机构进入审批流程,其中3000元以下普惠性收费的非营利性5家,3000-5000元收费的,非营利性4家。   进一步建立健全监管体系   同时,做好托育机构监管,推动解决“入托差”问题。加强对保教人员队伍的专业化建设,并从党组织建设、园所管理、托育质量、队伍建设、办园保障五大方面对托育机构进行综合评估指导,有效提高了托育机构的举办水平和质量。   希望各区继续探索,更好地破解托育难题,给“最柔软的人群”,更多样的照护。